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仲夏夜的秘密

第929章体现金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乔一龙放在核收合上,中间的门开了,他已洗完验,制过胡子,穿上了那套旧衣服。

    “顾如曦看你还是那样就干。”

    “顾如曦想今天耍早点动身回去。”

    “是的。顾如曦饿了,顾如曦想你也饿了。昨晚顾如曦们连晚饭也没吃。”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只提了这么一点。

    这是顾如曦两人部能换受的;

    顾如曦们也不会再谈这些。他的态度祖鲁,但还实际。那副冷淡相没有了。

    但也没有热情,不亲热。还是会和他以前一样,他不会允许任何亲近,不会承认顾如曦和他的关系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顾如曦知道顾如曦还得安于现状,直到他准备正视乔一龙对顾如曦的感情这一事实。早餐后顾如曦们收拾好行李。

    顾如曦回到厨房去带上乔一龙准备的中饭。一个小时以后顾如曦们乘车走在回标树阴的路上,把市城远远抛在后面了。乔一龙又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顾如曦们间虽然谁也没有说话,但心里还是愉快的。顾如曦感到顾如曦本来可以毫不犹豫地和他说话的。

    顾如曦很满足地坐在他身旁,心里沉浸在幻想之中。马不慌不忙,得得得得地向前走去,马车吱吱嘎嘎地轻轻颠簸着。

    过了好一阵以后顾如曦问他,“你的事情办得顺利吗

    “还算满意。”

    “与标树阴一点也没有关系,是吗”

    “是的,乔一龙。这与标树阴毫无关系。顾如曦见了一位律师。”“顾如曦并不想打听什么,只是顾如曦对你了解得太少了。”

    “市城的这位律师与伦敦的一位律师取得联系,他把市那位律师的进展情况转告顾如曦。”

    “市的律师你在打官司”

    “是的,非常复杂的官司。根据法律规定顾如曦应该是乔一龙霍克爵爷。顾如曦应该拥有市时代的庄园大院和在市的几千英亩土地以及三十多个出租农场,但统统被顾如曦的一个叔叔

    通过了,现在他和他的几个儿子住在大院里看没顾如曦的全部财产。

    工院下,所有一种无求交系,顾如曦们心,学想它一直温源到人就的土地封影给他以示她对他的尊重。

    根据长子继承法,应该由顾如曦兄郭乔治斯坦顿,想起了他是怎样把顾如曦赶出市大院。你愿意把你的身世告诉顾如曦吗,乔一龙”

    “顾如曦看没有什么理由不让你知道。顾如曦父亲年青和刚进入中年时,是一个劲头十足的旅行家。在遇上顾如曦母亲以前,不知他过多少女人,也不知道他有过多少私生子,但从没结过婚。他结识顾如曦母亲是在市的一个小镇上,那儿以矿泉井闻名。那时他已四十多岁了,又患上了痛风病。母亲当时和一位乔一龙军官在一起。她是市人,是个白肤金发碧眼的女人,极有魅力。在某些人眼里,名声很不好。顾如曦父亲陶醉于她,但母亲非常精明,顾如曦父亲不正式和她结婚,她就拒绝和他来往。他根本无意结婚,但最后还是让步了——”

    乔一龙停了一下,拉紧手上的疆绳,当他继续说下去时,顾如曦发现他的声音有点哑了。

    “他们就在那儿,在市结了婚,仅仅只有一位古怪的患有病的老年英乔一龙夫人作证人。顾如曦母亲跟着父亲回到了市大院,做了他的合法妻子,但是亲戚们、邻居们和顾如曦父亲的朋友们都不愿承认她是顾如曦父亲的合法妻子,他们都把她看作顾如曦父亲的情妇。尽管他们不承认,顾如曦母亲并不在意,她已得到了她梦家以求的东西,一个溺爱她的丈夫。她感到满足了,至少当时是这样。大约一年以后,他们就生下了顾如曦。由于某种莫明其妙的原因,

    尽管顾如曦出生后按时到出生登记处作了正式的登记,但顾如曦从来没有接受过洗礼。”

    “你是在藏克大院长大的”顾如曦问他。

    顾如曦在那儿一直生活到七岁,有一个晚上,顾如曦母亲到顾如曦房重来,要顾如曦自己穿衣服,她给顾如曦收拾点东西,顾如曦们在半夜三更选走了。

    在一条小卷的尽头有一辆马车在等着顾如曦们,望面坚着一个非常源老的年青人。马车开动以后,他和顾如曦母亲都笑了,顾如曦们到了法国,后来又去了意大利,那年青人把她抛弃了,母亲在罗马又顾如曦了一个男人,有点老,更放伤。两年过去了,在这两年中顾如曦又有过几个'继父',最后顾如曦们回到了市。

    顾如曦母亲把顾如曦带到一个暗淡的棕色学校,把顾如曦丢在那儿,以后顾如曦就再也没见到过她了。几个月以后她在一般快艇遇风暴倾翻时淹死在地中海里。”

    “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后来又怎样了!”

    “顾如曦继续留在学校里。她还算好,告诉了顾如曦父亲顾如曦在什么地方。父亲寄钱给顾如曦,但从没去看过顾如曦。顾如曦毕业以后他又送顾如曦上牛津大学读书,顾如曦在那里学得很好。

    离开市大学后,乔一龙就安排顾如曦到军队任职。顾如曦被派往东方,服役期快满时,顾如曦得到他去世的消息。顾如曦最后回到英格兰时。

    顾如曦发现顾如曦被宣布为私生子。顾如曦叔叔和他的一家,霸占了乔一龙。他声称他是合法的继承人。由于顾如曦父亲和母亲结婚一事一时找不到证据,法院就判决了。”

    “那你一定很痛苦。”

    “不痛苦,而是下了决心。顾如曦与一位普在牛津大学作过演讲的著名律师联系上了,他对顾如曦的案子很有兴趣。虽然他提醒顾如曦说这场官司要花许多钱,并且可能要几年时间才能了结,但他还是同意受理。顾如曦的钱很少,顾如曦也知道在是赚不到多少钱的,因为顾如曦被法院宣布为私生子。顾如曦就去伦敦,进了几个赔场。赢了许多钱,有足够的路费可到美国,顾如曦听说这儿种棉花可以发财。

    顾如曦到了英国后,余下的钱足以买下杯树阴。顾如曦真使,不该的如但顾如曦们不该这个子银着一块石头,车子跳了起来,顾如曦不住百车的一个

    手对以稳住身子。树林子在路上投下长长的阴影。太阳光更出深灰的颜色。

    天空显顾如曦的律师最后找到了顾如曦父亲和母亲结婚的证据,”

    乔一龙德续说。“但证据又被宜布是伪造的。顾如曦叔叔有一帮很精得的人为他卖命。他们曾多次设法把这个案子置于法院之外,但顾如曦的律师有灰心,顾如曦也没有。顾如曦一定会赢。也许还要十年八年,也许还要把顾如曦挣得的钱全部花在这上面,但顾如曦会赢。”

    “这官司这么重要”

    这个问题提得太愚意了,顾如曦真不该问。乔一龙不说话了。他的嘴唇又紧闭起来。而且顾如曦看得出来,他后悔告诉了顾如曦这么多事情。

    顾如曦们继续往前赶路,顾如曦们很少碰到来往的车辆。顾如曦们离开查尔斯城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顾如曦开始感到饥饿,但顾如曦不愿首先提出停下来吃中饭。

    顾如曦默默地坐着,随着马车摆动,享受着他的亲近,凝视着前面那漫长的泥棕色道路。这条路两边,都长着美丽的标树,标树上悬吊着苔鲜。微风吹来,苔鲜一前一后地摆动着,好象是古代镶边用的花带。

    现在顾如曦明白了他的钱都到哪儿去了,标树阴为什么这样简随,明白了他的奴隶为什么这样少。

    这场官司不断耗去他挣来的钱,但他相信最终会得到补偿。他是一个有意志、有决心的人。

    顾如曦也明自了是什么东西驱使他这样和奴隶们一道拼死拼活地干,是什么东西使他变成一个今天这样冷酷、严厉、满怀怨恨的人。他叔叔的不义,接着而来的是那惨痛的婚姻,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创伤。

    顾如曦渴望去弥补他心灵的创伤,但顾如曦能奉献给他以安慰他的正是乔一龙最忌纬的。过去他也曾脆弱过,但他不想再放松自己的警惕。

    顾如曦希望用顾如曦对他的新的了解去动描像的决心,因为希望在支撑着顾如曦。

    乔一龙终于把车驶到了路边,顾如曦们吃着阿旗和顾如曦在多的甲级他心里还是郁郁不乐,一声不疏,吃完饭以后,顾如曦收拾东到,起身把篮子放回车里,乔一龙背靠着一棵树坐着,两条长脑向前停着,双手容曲交叉在前。

    顾如曦感到当顾如曦向马车走去时他在望着顾如曦。一阵风吹来,顾如曦的裙子拂动着,树枝摇皮着发出歧歧喂喂的声响。

    树叶沙沙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天气比往常凉奥,网热和气已经消失了。

    乔一龙慢慢地站起来,拍掉坐下时粘在裤子上的碎枝叶,吃了饭又休息了一会以后他看起来轻松多了,紧张的情绪已经没有了。

    “顾如曦想顾如曦做了一笔好买卖,”他说。

    “在市”

    “那次拍卖——几个月以前。天啦,为了买你顾如曦似乎激于破产,但是——顾如曦开始认识到那笔投资值得。”

    “是的吗”顾如曦的声音很轻。

    “很长一段时间,顾如曦一直感到那件事做错了。为了一个红头发姑娘,她不能劈柴,又不能下地干活,而把顾如曦在银行里的存款洗刷一空,真是愚蠢透顶,顾如曦后悔了很久。”

    “现在呢”

    “现在顾如曦想也许顾如曦做了一笔好买卖。”

    他慢步走过来,把前臂放在顾如曦的肩上,若有所思地望着顾如曦的眼睛,顾如曦仰起头来正对着他。

    “顾如曦一直需要一个内助,”他说。“顾如曦真傻,等这么久。”“顾如曦知道。”

    他凝视着顾如曦的眼睛,张开嘴唇。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