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武侠小说 -> 西游之问道诸天

第九百九十五章 福德真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说女娲娘娘会出手”

    修罗界中,悬与天际的浩瀚宫阙,一道削瘦的身影端坐在主位之上,出声问道。

    那是一位少年,一身黑色道袍,面色俊美妖异,黑发如瀑,根根好似仙剑,神姿天纵,眼神锋锐无比,仿佛里面藏着两把神兵。

    而身为阿修罗王的波旬魔王,就乖乖跪在地上,神情恭敬无比,宛如面对天神一般,只因眼前这位,乃是他们阿修罗一族的创造者,亦是这血海孕育出的第一位生灵冥河老祖。

    “启禀老祖,穷奇是这般说的,他说新任真武大帝嚣张跋扈,不曾将他们妖师宫看在眼中,如是您出手的话,妖师鲲鹏会为您挡住玉虚宫一众仙人,而女娲娘娘则会拦住元始圣人。”波旬恭恭敬敬的道,哪里有半分那叱咤三界的修罗王模样

    冥河老祖若有所思的看了波旬一眼,却是突然一笑,道:“老祖我如是猜的不错,想必你也是想老祖出手的吧,这样一来,顺带着便能将你女婿的大仇给报了,你那女儿也能睡得安稳了。”

    波旬闻言,浑身一震,却是咬了咬牙,狠狠在地上磕了个头,道:“老祖容禀,牛魔王毕竟是咱们血海的女婿,那莫元杀他,分明便是没将老祖您还有咱们血海阿修罗一族看在眼里,如今没了圣人牵制,老祖您是该出手杀他,自上次那如来肆虐血海之后,咱们阿修罗族的威名在三界却是不复往昔,许多神魔都担心咱们庇护不住他们,不少都从血海中逃离了!”

    “照你所言,老祖我出手杀了那新任真武大帝,却是好处多多,既能重振咱们阿修罗族的威名,又可让圆了你女儿的心愿,还能与那鲲鹏交好,是也不是”冥河老祖笑眯眯的道,看不出他内心真实想法是什么。

    波旬看了看他,点头道:“恰如老祖所言!”

    “嘿嘿,不过这么多好处,偏偏就没老祖什么好处,还要得罪那玉虚宫圣人,你们是想将老祖当枪使吗!”冥河老祖冷笑一声,说到后来,语气陡然变得冷厉了起来!

    波旬心中顿时一慌,是呀,是有千万般好处,可是那是对他、对妖师宫亦是对截教和他女儿,老祖这个真正出手的,可曾落着什么了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那冥河老祖复道:“你呀你,还是太嫩了一些,女娲娘娘出不出手,那又岂是他鲲鹏说的算的当真是女娲娘娘有什么吩咐,也是娲皇宫的人来此,而不是那一只小小穷奇了。”

    “况且便是娲皇宫的意思,女娲娘娘挡的了元始圣人一时,可会挡这位娘娘一世谁不知晓那元始天尊的小心眼,他记下老祖,便是今日不报,有机会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老祖的。”

    对于这些圣人的心性,冥河老祖了解的是一清二楚,毕竟都是开天辟地诞生的生灵,当初这几位还不曾成圣之际,他们打过的交道不少,甚至发生过不少的争执,互相之间的了解之深,却是远超常人的想象。

    况且,人家正派的师父通天教主都不着急,他却冒出来为牛魔王报仇,冥河吃饱了撑的,去找莫元的麻烦

    波旬有些失望,不过他面对的到底是冥河老祖,阿修罗王的威风却是无论如何在这里也摆不起来,冥河老祖能让他执掌阿修罗族,也能将他换了,底下还有其余三大魔王和四大魔将来着!

    他只好道:“既是如此,那我便回转宫殿,替老祖回绝了那穷奇便是。”

    “不急不急,你带他来此,老祖要亲自问一问他。”冥河老祖道。

    这一番作态,却是出乎了波旬的意料,不是说不出手吗,还见穷奇做什么

    他不解的看向冥河老祖,却见冥河老祖道:“老祖我是不想得罪元始天尊,不过出手收拾收拾他的弟子,只要不打死了,他也不会在意的。你说的对,借这位新任真武大帝的名头提振一下咱们血海一族的威名,还是很有利的。”

    杀和欺负是两回事,只是欺负一下的话,元始天尊根本就懒得管,毕竟欺负的又不是他。而且门人弟子也要多经历这种打磨,才能历练成才。

    原本鲲鹏打的也是这个如意算盘,不过现下他见莫元背后有一众阐教仙人帮衬,却是不敢轻易动弹,便来教唆冥河老祖出这个头。

    波旬懂了冥河的意思,退了下去,不多时,便带着那穷奇回转此地。

    那穷奇一看宝座上那尊少年身影,一身气势,深不可测,与鲲鹏相差无几,当下心中一凛,恭敬行礼道:“小妖拜见老祖,老祖万安!”

    “起来吧。”

    冥河挥了挥手,问道:“你之来意,老祖已然清楚,老祖问你,鲲鹏那厮让老祖出手,可有什么好处!”

    好处

    穷奇微微一愣,鲲鹏只是让他来此传话,可并未有半分提及什么好处。

    “怎么,没有你两手空空,单凭空口白牙,便想让老祖我为你们妖师宫出头,这未免有些太过于无礼了吧,难道你们妖师宫求人从来都是这个求法”冥河老祖语气不善的道,一缕森冷杀机却是自他身上涌现而起,朝着那穷奇压了过去。

    冥河老祖是何等道行,准圣三重天的绝世大能,距离圣人也只差那么一毫,纵然只是一丝杀意,也不是区区一名大罗金仙能承受的。

    穷奇只觉得一瞬之间,通体冰凉,宛如置身无边血海一样,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充斥着莫大的恐惧,他慌忙跪在地上,惊声道:“求老祖饶命!”

    冥河老祖冷笑一声,心念转圜之间,已然将杀意收起,只是盯着那穷奇,一言不发。

    穷奇擦了把头上的冷汗,暗骂鲲鹏抠门,请人出手也不给好处,他道:“老祖容禀,妖师大人只是让小妖过来传话,并未有其他言语,如是您老人家真有什么需要,尽管告知小妖,待小妖回转北冥,必然告诉妖师,想必以妖师大人和老祖的交情,如非太过过分,他必然会答允的。”

    “交情,老祖我和你家那位妖师可不敢有什么交情,老祖可不想如那两位妖皇一般被他坑死。”

    冥河摇了摇头,道:“你且回去告诉你家妖师,想要老祖出手,很是简单,那东西当初的下落,他总要给个明确说法,老祖我知道不是他拿的,可当初下手的是他,搜魂的也是他,这下落他不可能不知道!”

    波旬和穷奇听的是一头雾水,什么那东西,什么下手搜魂,这到底说的是什么

    也不怪他们不清楚,盖因两人诞生的日子晚,这件事的发生,犹在两人出世之前。

    冥河见两人迷茫的模样,却是不做解释,而是道:“且回去吧,将老祖我的话转告给他,他自然懂什么意思。如是他答允的话,本座自会挑选一个合适时机出手的。”

    说完此句,冥河老祖便合上双眸,不再言语,两人见状,也不好追问,只能应声告辞。

    却说两人一回到波旬所在的宫殿,那穷奇还未曾离开,铁扇公主已然是急吼吼的道:“父王,如何,老祖可曾出关见过穷奇,老祖如何说”

    波旬笑了一笑,道:“待为父送走了客人再与你仔细分说,不必着急。”

    他转身对穷奇道:“望小友你不要介怀,我家老祖便是这个脾气,不过他老人家说话惯来算数,只要妖师大人肯答应他的条件,老祖必然会如他所愿。”

    “老祖和我家妖师大人乃是一个层次的强者,小妖见上一面,已然是不胜荣幸,岂敢有其余的想法。大王放心,小妖此番回转妖师宫,定然将今日所发生之事尽数说与我家妖师大人听,不论成与不成,都会有回信的。”穷奇答道。

    恰如他所言,他内心便是对于冥河老祖不满,也不敢有想法,盖因两人的差距委实是太大了。大罗金仙虽然是三界高层战力,让无数神魔仰望的存在,可是在冥河老祖这等层次的人物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修道有瓶颈,看天资,看跟脚,看机缘,更看师门,以他的福分,这辈子能突破准圣已然是天大的造化了,冥河老祖和妖师鲲鹏这样的境界,他根本没机会达到。

    “那本王便恭候道友的好消息了!”波旬笑道。

    穷奇点了点头,拱手一礼道:“告辞。”

    说罢,快步朝着外边走去,到了殿外,自有这山上巡守的修罗族人带他离开此地。

    眼见得这位妖师宫妖魔离去,铁扇公主忍不住又问道:“父王,到底是如何了,老祖那到底怎么说”

    铁扇公主不傻,两人的对话却是让她明白,老祖已然出关,而且必然是提出了一些条件。

    波旬看了看自家女儿一眼,冥河老祖那里说的清楚,根本不会杀莫元,女儿报仇的愿望,只怕是要落空了。

    他叹了口气,道:“铁扇,你何必如此执着,那新任真武大帝,到底是圣人弟子,便是老祖出手,又当真敢杀他吗,又当真杀的了吗依为父看,你与其将希望寄托在老祖身上,倒不如去求求那位圣人,他毕竟是你夫君的师父。”

    “老祖老祖他不愿意!”

    铁扇公主如遭雷击,阿修罗族是她的娘家,牛魔王死后,便是她在世上的唯一依靠,可是如今这份依靠并不想帮她,她一时之间,却是有些蒙了。

    “老祖不是不愿意,他会出手,只是只是不会杀那人罢了。”波旬并不隐瞒自家女儿,事实上,他更想让自家女儿放下仇怨。

    圣人门下,又岂是那般好杀,又岂是杀了没有任何后果的!

    神魔修行不易,终归是要量力而行,终归是要多为自己考虑,被满腔愤恨充斥头脑的结果,便是万年道行一朝丧的下场。

    “父王”铁扇公主看着波旬,两只明媚的丹凤眼里,已然有点点泪光闪烁。

    波旬又是叹了口气,道:“求人不如求己,老祖的心意,为父也改变不了,你便安生的在这里住下,好好养胎,等着小外孙生出来,你再去求求截教弟子,看看能不能念着往日里的情分,让他拜入圣人门下,说不得日后他修为有成,能亲自为父报仇来着”

    这是老成谋国之言,这种仇怨,与其托付他人,倒真不如自己来解决,须知,杀死圣人弟子的因果可是不小,谁又愿意去承担

    铁扇公主犹自不语,那新任真武大帝的厉害,她是心知肚明,想要报仇,只怕起码要准圣境界,而一尊准圣境界的大能又岂是那么容易修炼来的

    旁的不说,便说她夫君牛魔王,跟着圣人修行,尚且只是大罗金仙,她父亲波旬,身为修罗界之主,有冥河老祖指点道行,才堪堪成为准圣,她腹中孩儿有没有这份资质不好说,便是真的有,那也是无尽岁月过去了,彼时,仇人的道行还不知道增长到了什么境界!

    波旬看了眼女儿,也不再多言,只是暗暗的又叹了口气。

    天界,真武神殿。

    送走了广成子的莫元夫妇,刚刚将真武麾下神将的事情理顺,正准备好好熟悉一番这真武神殿的诸般地方,把守神殿的天兵却是急匆匆的进来禀报道:“启禀帝君,门外有位自称是您师兄的道人求见。”

    “我师兄”

    莫元微微一愣,广成子都走了,这事情都结束了,还有什么师兄来访

    他神念探了出去,却见得真武神殿的玉阶之上,有一尊穿着素白道袍的中年道人静静的站在那儿,手中拿着一柄白色拂尘,腰间悬着一枚小印并配有一把青色的连鞘长剑,这三件宝物都是说不出的眼熟!

    莫元看了两眼,蓦然记起了这三件宝物的来历,那一枚小印,分明便是番天印,而那长剑,则是与通天教主的青萍剑并无二致,拂尘他没见过,不过其上道韵内敛,宝光非凡,显见不是俗物。

    在莫元一众师兄里,能同时将这几件宝物带上的,除了那位大名鼎鼎的福德真仙云中子以外,却是再没第二个人了

    ps:明天有点事,比较忙,也不知道顾不顾得上更新,提前将假请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