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北宋不南渡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回光返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金兀术成功的从韩世忠的伏击中狗住小命,但这并代表他还想要在浪下去。588nel

    “那韩世忠是南朝四将之一。”

    有人向金兀术解释了韩世忠的来历,南朝四将并非官方的封号,而是金宋两国间对于赵榛指派训练并领导新军的四名大将的统称。

    岳飞的话,金兀术是见识过。

    但其他人的名号倒还不至于震慑住金兀术。

    尤其像韩世忠这样的将领,实际上也是出身低微,从基层的军官中提拔起来的人,更不会受到金兀术的在意。

    然而现实却让金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四大将的能力。

    “韩世忠不是听说在徐州练军么,怎么出现在这里”

    这是哪年的老皇历了,熟悉军情的将领无一不对金兀术的大意感到无语。

    “早前就已经被南朝皇帝调来了西北,徐州之事已经委托刘光世接替。”

    金兀术倒不是大意,只是之前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宗泽身上,并没有关注韩世忠的存在,也不觉得他一个人能翻起什么浪花起来。

    现在看来,赵榛把韩世忠调来西北的决定似乎并非是那种拍脑袋决定的事情。

    “要么是因为这一切都是宋军安排好的事情,佯装撤退,诱骗我们进军追击,但这很难说的通,从目前来看只有韩世忠一部有所准备。”

    “另一个可能是,赵榛早已知道了宗泽有可能会突然抱病,所以安排韩世忠过来作为接替指挥西北军的统帅。”

    “但这也有一个问题,韩世忠武将出身,南朝会放心让他统帅么还有赵榛又怎么可能预料到西北发生的事情”

    金兀术在自言自语的分析着局面,其他人似乎没想那么多,只是在问金兀术,现在该如何,准确的说,是继续再次组织兵力去锤宋军,还是暂且按兵不动

    “宗弼”

    “嗯,先观望一下吧。”金兀术也没有拿定主意,他想看看之后的宋军会有怎么样的变化。

    宗泽醒了。

    并且精神很好,下地走路,甚至在和一个壮汉的斗力中碾压获胜,惊呆了所有人。

    原本还卧床不起,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看起来很反常。

    但却一点也不反常。

    一个将死之人,在临死之前身体系统的最后挣扎会体现在,分泌大量的肾上腺激素,让整个人的看起来精神的过了头。x

    这种现象叫做回光返照。

    回光返照的出现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还能有在临死前做一些还没有完成的事情。

    坏事是,基本上离彻底挂掉也没多久了。

    许多人都心知肚明,尤其是一些过来人,见惯了人的生老病死,对于回光返照现象也并陌生。

    甚至连宗泽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态。

    “哈哈哈,真是可惜,没能抓住金兀术,要不然的话,可以直接结束这场仗了。”

    “不过,韩良臣韩统制你做的不错。”宗泽醒来,当然第一时间听说了韩世忠在宋军垂败之时做出的举动,也正是因为韩世忠的行动,让宋军的伤亡没有继续扩大。

    宗泽当然要大加夸赞一番了。

    “呵呵”韩世忠很有礼貌的尴尬笑道,然后又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盯着宗泽不知想些什么。

    只是让其他人很不解的是,虽然韩世忠是做的不错,但宋军整体上却因为撤退安排不善,蒙受巨大损失,那么宗泽为何还笑的出来

    “并非是宗元帅想笑,元帅只是想坚持的更久而已。”下面的人小声议论道。

    “哪方面更久”

    “当然是活的更久,临终之人,莫悲莫怒,否则动了气,想说的话都说不完,我故友就是因为卧病在床,听说自己娘子和隔壁王姓公子有染,急火攻心一口气没提上来就没了。”

    “竟然还有这事儿。”

    “所以现在元帅,只能强颜欢笑,这样才能坚持的久一些。”

    “元帅到底在为何”

    为何

    下面的人不清楚。

    但宗泽自己心里清楚,因为自己昏迷导致整个宋军的溃败,或许应该内疚,但他现在根本无法内疚。

    时日已经无多,脑子比任何时候都清醒,现在他知道哪些事情是没有意义的,哪些又是至关重要的。

    在自己死之前,必须确定好统帅人选,宋军的统制谁也不服谁,必须由他亲自当着所有人的面指派出统帅人选,这才具有最大的说服力。

    然而因为撤退意见,和统帅人选的分歧,大部分的统制都各自为战的撤退。

    下达的召集命令需要一段时间,这些统制抵达宗泽这里也需要一段时间。

    这一段时间,便是宗泽必须坚持下去的时间。

    “哪怕再给我一天时间。”宗泽自言自语着。

    自从转醒之后,已经快一天的时间。

    天色有些暗淡。

    许多士兵已经回营休息。

    宗泽继续在营外眺望,期许着远处能够有人马出现。

    那代表着更多的宋军统制出现,然而只有一天的时间下,命令的传达和执行恐怕还难以贯彻。

    仅仅有距离较近的两名统兵统制出现,这对于总计分了十,还远远不够,在这样缺失将领的情况下,根本没法完成临终的交代。

    宗泽有点焦急,疲惫的感觉开始从身体上各个角落开始涌现。

    身旁跟随的其他将领已经开始在打哈欠。

    但宗泽知道自己不能睡。

    睡下后便再难以醒来。

    其他人已经开始在点火把照明,那火焰的光芒仿佛带着刀子一般刺痛着宗泽的背部。

    疼痛的感觉让宗泽皱了皱眉头,这样的疼痛也意味着天神下凡的持续时间快要结束了。

    “不能等了。”

    的确无法继续等下去了。x

    虽然还有遗憾,但宗泽觉得这是他唯一必须要做的事情。

    “这次我军大败,皆系本帅之故,本帅已拟好奏章递交朝廷请罪,然而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帅,众军撤军之时毫无章法,致使损兵折将之时发生,便可见一斑,本帅痛定思痛,决定指派一名人选,在本帅无法指挥全军之时,暂代为帅。”

    没有太多时间的宗泽,将现有的营中将领都召集起来,准备宣布大事。i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